历经十年破壁,进击的洛天依们会抢了歌手的饭碗吗?-演道网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导读
9月2日晚,《明日之子》厂牌进击战第四战打响,一路备受争议的二次元选手荷兹在这场比赛中遭停牌淘汰。同一天,爱奇艺动漫首次独家直播了初音未来Magical Mirai 2017演唱会日本场,这也是初音未来的十周年纪念演唱会。

经授权转自 音乐先声 | 范志辉

很难想象,最初只是作为软件营销副产品的初音未来,如今已经是全世界范围内都有着极高人气的虚拟偶像。而在年轻一代逐步成长为消费主体的背景下,以初音未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偶像,也从早期的圈地自萌开始突破次元壁,繁衍出自己的文化和商业生态。

进击的虚拟偶像

初音未来诞生之初并不具备虚拟偶像的身份。而从最早的音源库产品形象到被同人圈追捧的虚拟歌姬,再到全球知名的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的成功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2007年8月31日,日本音声制作和音乐软件制作公司CRYPTON FUTURE MEDIA以Yamaha的VOCALOID系列语音合成程序为基础,开发了名为初音未来(初音ミク/Hatsune Miku)的音源库,音源数据资料采样于日本声优藤田咲。

 

第一代日语声库MEIKO

相对于之前偏严肃的包装,CRYPYON突破性地尝试了在软件封面上印上动漫角色的营销方式(意指“销售的并非软件而是歌手”),推出了以MEIKO和KAITO为形象的第一代日语声库。相比第一代产品的虚拟形象,第二代的初音未来更加精细、画风更萌。

 

结果证明,这个营销是成功的。伴随着初音未来的大卖,CRYPTON于日本音乐软件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在不足一个月内由6%急速上升至约33.9%,2007年全年的市场占有率则是27.6%,音声软件的获利则上升211.4%。其中,公司当年通过销售初音未来的CD和周边产品,就带来了近六千万日元的盈利。

 

Crypton社长伊藤博之

而接下来初音未来的爆红,更有点无心插柳的意思。

初音未来发售的2007年,正值日本ACG产业的黄金时代,并且恰逢NICONICO、PIXIV等这样几个如今也是大红大紫的二次元网站初创,使得他们之间得以相互影响、相互促进,为初音未来走向虚拟偶像提供了土壤。

 

而原本简单笼统的人设、音乐软件推动创作门槛的降低、母公司对于初音未来二次创作的开放态度,以及日本动漫产业成熟的商业推动模式等,则让初音未来在御宅圈以外的地方得以扩散。

 

初音未来周边

按照知乎网友stone chou的解释,初音未来在初期的发展可以定义为“由Crypton会社提供素材,由(御宅族圈子)圈子到全民参与创作和完善的一项造星活动。”粉丝们源源不断的高水平创作,也让初音未来持续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和新鲜感。

“她不仅被赋予了各项符合御宅族乃至大众审美要求的良好属性,同时还被剥离了各项“人”身上的灰暗属性,因此初音未来从一开始的诞生就有着足够的草根意味,其代表着御宅族们对于偶像内心最为真实的追求,甚至被称为大家心中最完美的偶像也不为过。”

于是,经过不断的创造和完善,初音未来才变成了现在的初音未来。

 

2010年,初音未来更是成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后面更是将演唱会开到了新加坡、台湾、香港、新加坡、美国、泰国等世界各地,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

 

初音未来全息演唱会

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的分析师伊部和晃曾做过一个计算,2012年,与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已经超过了100亿日币(约5亿人民币)。不得不说,虚拟偶像是一门好生意。

本土化之路

初音未来在全世界的火爆和泛娱乐化的商业价值,也很快引起了国人注意,并开始了曲折的本土化探索。而近年来国内音乐行业逐渐回暖,虚拟偶像甚至有成为新风口的趋势。

 

2011年12月,天津电视台节目主持人、编导刘冰设计推出了号称“中国第一虚拟偶像”的东方栀子。后因形象与日本第一虚拟歌姬相像(都有双马尾、短裙)被网友喷,于2012年5月被官方停止开发,最后不得不将版权送给同人爱好者团体。

东方栀子

这算是国内第一次对于虚拟偶像的尝试。与初音未来不同的是,东方栀子没有自己的音源库,声音也并非声音合成器制作,而是先由真人演唱,然后电子化。

 

同年6月,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引进了Yamaha的VOCALOID人声歌声合成技术并独家运营,致力于打造基于VOCALOID技术的中文虚拟偶像。禾念采取了先通过征集人物形象再发布音源库的方式,于2012年7月成功推出了全世界第一款VOCALOID中文声库和虚拟形象——洛天依, 音源是国内配音演员山新。后续还推出了言和、乐正绫、徵羽摩柯、墨清弦、乐正龙牙等虚拟偶像。

 

洛天依

经过初期的摸索,洛天依最终成功破壁,逐步打入了主流视野。

2015年12月31日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李宇春翻唱了《普通DISCO》,成功把洛天依和二次元带进大众视野;

2016年2月,洛天依与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

2017年3月18日,洛天依参加许嵩2017“青年晚报”上海演唱会,以全息形式与许嵩一同演唱歌曲《深夜书店》,并单独演唱歌曲《追光使者》;

2017年6月17日,以洛天依为首的Vsinger全员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办了“Vsinger Live 洛天依2017全息演唱会”,在国内首家弹幕视频网AcFun进行的演唱会独家AR直播收看人数超过百万,创下纪录。 

目前,洛天依微博上拥有182万粉丝,远高于初音未来的45万,并收获了《普通DISCO》《权御天下》《霜雪千年》等经典作品,在二次元和大众人群中拥有大量粉丝和极高人气。这位灰发、绿瞳,发饰碧玉、腰坠中国结的15岁少女,已经成为了国内最成功的虚拟偶像。

 

荷兹

而近期因参加《明日之子》而争议颇多的荷兹,尽管节目方表明与荷兹团队只是经纪合作的关系,也可以算是腾讯在虚拟偶像领域的试水。而自4月17日开通微博以来,荷兹目前已经收获了15万粉丝,具备了初步影响力。

虚拟偶像会抢了歌手的饭碗吗?

据美国多家主流娱乐业智库预测,到2025年,虚拟偶像将占据整个娱乐业的半壁江山。而韩国著名娱乐集团SM娱乐与美国人工智能公司ObEN日前也正式签署合同,成立合资企业——幻星有限公司,后者拥有的全栈人工智能技术将能够打造人类的AI虚拟形象,打造专门的智能偶像服务。

目前,走过10年的虚拟偶像已经成为二次元产业的重要组成,也带来了很多经典的音乐作品,在人工智能等技术飞速发展的当下,我们有个大胆的猜想:未来的虚拟偶像会抢了歌手的饭碗吗?

 

洛天依歌曲《霜雪千年》下的点赞送最多的评论

首先,从受众基础来分析。《2017微博二次元发展报告》显示,微博上泛二次元用户的总数量,相比较2015年增幅约为37.7%,达到1.53亿规模,占全国网民约20.9%。同时,泛二次元月活用户达9400万,占全部二次元用户的61.3%;在用户属性上,这些用户具有很强的消费能力,呈现年轻化、高学历的趋势。虚拟偶像作为二次元文化的重要内容,不断壮大的二次元人群为国内这一产业的成熟发展提供了受众基础。

 

其次,作品能否达标是核心。这一点在“荷兹事件”中表现最突出,薛之谦对于荷兹最大的不满就是作品不过关,并直言“歌出来,就是一泡屎”。

 

而作品来源和质量把关,可以靠广大粉丝的UGC内容和专业制作的PGC内容来解决。以洛天依为例,迄今为止,由官方和原创音乐人创作的洛天依演唱的音乐作品已有7000多首,每月诞生新曲100多首,民间创作力量占比9成以上,其中不乏精品。

 

而随着AI技术的发展,流行歌手Taryn Southern的全球首张由人工智能负责编曲和监制的AI专辑也已经发布。几年前,AI的水平还不能为任何人编出一首好曲子,但现在打开Jukedeck网站,通过设定音乐类型、情绪、节奏、乐器和音轨长度,你就可以自己创建一首歌曲。

 

也许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人们将很难分辨AI创作的音乐和人类创作的音乐之间的区别。甚至,有一天 AI 也能拥有人类的情感,当然这个还属于未知。但在AI的帮助下,音乐创作的门槛无疑将会更低。

 

音色上,目前通过创作者的调教已经可以越来越接近人声,今后的效果将会更好。另外,基于声音合成器基础的虚拟偶像不需要人声演唱,在作品类型、节奏、音域等方面基本没有限制,这甚至有可能开辟全新的音乐形式。

 

因此,以洛天依为代表的虚拟偶像未来会不会抢了歌手的饭碗,这个还真说不准。

本文首发音乐先声(id:nakedmusic)

刺猬公社是聚焦内容产业的垂直资讯平台,关注领域包括纸媒和数字出版、互联网资讯和社交平台、视频音频平台、影视文娱、内容创业和自媒体、二次元,以及VR/AR和人工智能等未来内容发展方向。


转载自演道,想查看更及时的互联网产品技术热点文章请点击http://go2live.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历经十年破壁,进击的洛天依们会抢了歌手的饭碗吗?-演道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