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的丰收季-演道网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原标题:朱啸虎的丰收季

作者/李墨天

“独角兽捕手”朱啸虎开始丰收了。

今年4月前后,属于他的好消息不断:先是映客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请;紧接着阿里巴巴宣布95亿美金全资收购饿了么;朱啸虎本人也正式宣布“清仓ofo”。

在经历了一些负面消息,与链圈陈伟星隔空互怼以及类似“项目投了一堆、退出的没有”这样的质疑后,朱啸虎终于可以换换心情了。

朱啸虎的成绩单

被妹夫(欧成效)爆料退出ofo三个月之后,朱啸虎总算亲口承认了自己已经清仓ofo的事实。

本月13日,朱啸虎在“新经济100人2018年CEO峰会”上谈到了ofo,他称“创始人有自己的选择,投资人也要尊重创始人的选择,你要这样继续下去(不与摩拜合并),我们只能把股份卖给战略投资人。我们是财务投资人,战略投资人诉求跟我们不一样。”

这显然朱啸虎预期中最理想的结局有些背离。从去年底开始,他曾不断的在公开场合表态,希望两家共享单车寡头能够合并。去年9月,朱啸虎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表示,共享单车整个行业的格局已定,摩拜和ofo两家公司占据了整个市场95%的份额,但每个月仍然要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运营,唯有两家合并才有可能盈利。

事情在今年初开始朝着另一种方向发展。在《财经》的报道中,ofo和摩拜曾为合并展开了实质性的谈判,但无疾而终。接着朱啸虎莫名其妙地成为“古典互联网”代言人,那段时间里,ofo完成了新一轮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随后摩拜被美团收购的消息也迅速尘埃落定。

在谈及这些突如其来的变化时,朱啸虎显得有点惋惜。他称“去年年底可能是惟一的合并机会,不管是对于ofo还是摩拜,如果这两个公司去年合并,这个市场估值还会有两三倍的空间。”

更早之前,朱啸虎也曾不厌其烦地为ofo摇旗呐喊,从尽人皆知的“90天结束战斗”到和马化腾朋友圈对弈两小时。但到了决定性时刻,朱啸虎还是放下了“被投公司非官方新闻发言人”的角色,恪守了财务投资人的本分。

朱啸虎在ofo一案上究竟赚了多少钱目前仍是个迷。据今年1月的媒体报道,朱啸虎的妹夫欧成效在一次论坛上透露,朱啸虎不久前已把所持的ofo股份全部卖给了阿里巴巴,按ofo估值100亿美元计算,共套现了30多亿美元。

不过,这个数据被外界认为不可信,因为朱啸虎旗下的西藏达孜金沙互联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ofo(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持股为5.83%,即便按照ofo 100亿美元估值出售股份,朱啸虎套现的金额也远低于30亿美元。

如果按照《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ofo估值26亿美金(金沙江持股5.83%)计算,朱啸虎这部分股权价值约1.5亿美金。而据公开报道,金沙江创投分别于2016年2月和9月参与ofo的A轮和B轮融资,A轮由金沙江创投领投总金额1500万人民币;B融资总额高达数千万美元,金沙江创投跟投。

在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宣布以95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之后,朱啸虎在朋友圈里难掩喜悦,“在三国大战全面爆发前,先让财务投资人全身而退,这点必须感谢阿里BABA”,他写道。

金沙江创投在2011年3月领投了饿了么的A轮融资,金额为数百万美金;之后两轮融资又进行了跟投。等到今年“全身而退”时,回报早已达几十倍。

在4月13日的CEO峰会上,朱啸虎谈起饿了么时开始忆当年。“我第一次见到他(张旭豪)是在一场大学生创业比赛上,他当时是上海交通大学的研究生,我评他为第一名,比赛后我给他一张名片,说毕业以后来找我。”在很多次采访里,饿了么是被朱啸虎反复提及的一个经典案例。

映客也在前不久传出了上市消息。按照去年底宣亚国际的公告,他们拟以现金方式收购映客48.2478%的股权。但同年12月14日,宣亚国际发布公告宣布交易中止。曲线上市之路受阻后,才有了映客的独立IPO。

根据映客招股书,2015年金沙江创投在其A轮融资时投了500万元,占股2.43%;2017年B轮融资时,映客估值攀升至约40亿元;以此估算,金沙江这笔投资在2年时间里翻了20倍。

朱啸虎在映客身上也没少花心思。在直播平台最火热的时候,他和映客的另外一个投资人郑刚几乎天天都在吆喝。2015年11月,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与赛富基金一起向映客注资了数千万元。

蓝湖资本合伙人殷明在《致焦虑的风险投资人》一文里提及了当初没投映客的原因。朱啸虎旋即发朋友圈称“根本没有看清移动全民直播和PC端受公会控制的直播的差别!早期风险投资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来看待新生事物,否则永远会为自己错过独角兽来找这种牵强的借口!”同时,他还配了两个鄙视的表情。到后来映客陷入刷单丑闻时,朱啸虎又忍不住为它辩解,称这是“以激励用户为目的的运营技巧”。

据说有一段时间,朱啸虎的微信签名从“饿了么、滴滴、ofo、映客投资人”变成了“饿了么、滴滴、ofo、映客、大智慧投资人”。外人很难知道这个变化背后的真实心理。但那段时间里,有几个自媒体撰文说朱啸虎看起来投了不少明星公司,但真正退出的没几个。朱啸虎更改微信签名被人理解为算是隔空喊话。

“我主要有三个项目,第一个是滴滴,最后一轮估值是245亿美金,我们卖了一些股份给另外一些投资人;第二个是大智慧,我们去年在股市好的时候全部退出了,退出估值差不多96亿美金;第三个是饿了么,(估值)是45亿美金。”

2016年,朱啸虎入选福布斯投资人榜单时,他把自己的获誉归功于这三家公司。按照他的说法,这三家公司加起来能让他们赚到十五、六亿美元。朱啸虎自己曾透露,金沙江在2015年的牛市卖掉了大智慧的股份,赚了差不多一亿五千万美元,算是“毕业”了。而如果再加上ofo和映客,数字显然还能再往上提高不少。

朱啸虎和他的创业者

朱啸虎身上有很多名号,比如“快投手”、或者是“制造风口的人”。 与徐小平的广撒网相比,朱啸虎更看重项目所处的行业市场以及创始人个人的判断力与洞察力。

饿了么被阿里系全资收购之后,张旭豪曾被媒体记者问及“内心有没有遗憾”。他说,商业回归到商业,如何帮助公司实现最大的价值,实现公司最初所有小伙伴的梦想,如何去满足或为股东创造价值,从这样的角度来说,饿了么卖给阿里是对整个公司、股东,以及跟创业伙伴们最好的选择。

朱啸虎特地在朋友圈为张旭豪的“回归商业“点赞。此前,张旭豪的表现一直深得朱啸虎认可和夸赞。“有商业敏感性”是他给张旭豪的标签。他曾问张旭豪饿了么会不会向商家抽成,张旭豪的回答是“抽成面临着飞单,年费则更加合理”,这被朱啸虎认为是“一种天生的商业敏感性”。

本月中旬,朱啸虎出席一个公开活动时又谈到了程维。“程维打动我的是他的专注”,他说,“当时有做专车的,有做出租车的,但是创业者千万不要教育市场,程维当时坚持专注在出租车市场,把市场做到90%以上,才做专车市场,这是我非常欣赏的。”

几年前,朱啸虎通过微博联系上了程维,在听他侃侃而谈十五分钟后,朱啸虎几乎答应了所有的条件,当周周末A轮300万美元到账。此前,程维还一度怀疑朱啸虎是个骗子。

朱啸虎对程维也向来不吝赞美。他觉得程维会经常请教投资人怎么看、怎么做,愿意听别人的建议。“他很聪明,这两年成长很快。当初我建议他请一些强人,他挖来柳青,我想都不敢想。”朱啸虎在2015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朱啸虎投资百姓网算是赌对了赛道,但创始人王健硕显然不能算朱啸虎欣赏的风格。58同城和赶集网的广告在2012年前后铺天盖地时,百姓网也没弄出什么动静来。不过,他对投资百姓网的收益应该还算满意,“一个创始人能给我们带来上亿美金的回报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评价。

拉手网则是朱啸虎押赛道的另一个投资案例。朱啸虎在2010年夏天见到了拉手网创始人吴波。他们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谈了一小时,三周后,金沙江450万美元的投资款就到了创立仅几个月的拉手网账户上。此后一年,拉手快速完成三轮融资,做广告、砸补贴、拓城市,金沙江创投从A轮到C轮全部跟进。

一年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拉手网宣布启动IPO,这本来可以成为朱啸虎又一个得意之作,但最终成就霸业的却是王兴和美团。几年后谈及拉手网,朱啸虎依然有些难以释怀,他称得知拉手上市失败的时刻,是自己投资生涯中最失望的时刻。

《财经天下》周刊曾在一篇文章中说,当时朱啸虎给拉手网创始人吴波介绍了阿干(干嘉伟)、沈浩瑜,但是吴波都不要。“如果阿干,或者去任何一个人,拉手肯定会解决这些问题。”后来,干嘉伟正式加入美团成为第一任COO,沈浩瑜则去了京东,一度担任京东轮值CEO。

据说当时拉手网估值不断上涨,回报到了三、五倍的时候,在GE做投资的妹妹朱文倩建议朱啸虎退出一部分,把本金拿回来。但朱啸虎不愿意,想等着拉手网上市。

“如果公司做不大,就算有几千万利润,他也不肯投。”朱文倩这么评价朱啸虎“一年能挣三五千万净利润,符合A股上市的要求,投了肯定能赚钱嘛,赚几倍也不错,很多人会选择投,但他就不会投。”

后来,这些不那么成功的案例又被一些媒体解读成朱啸虎越殂代疱的伏笔。去年年底,朱啸虎为共享单车合并四处布道时,戴威便站出来说,“感谢资本助力企业快速发展,但资本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

没过几天,朱啸虎便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说“不是特别喜欢认为自己非常了解自己,认为自己做得对的(创始人)。”像是在隔空回应,他说“把自己打开,向别人学习是对创业者非常重要的能力。”

到了今年一月,清空ofo股份的消息就从朱啸虎妹夫嘴里传了出来。有报道还说,为了与创业者切割,划清界限,朱啸虎曾经用一元钱把股份卖了。

去年底,朱啸虎也曾因“不投60后“遭遇创业者公开怒怼。后来,他似乎感觉到了不妥,在其微信朋友圈评论说,“最大的正能量是懂得感恩。我个人投资的项目中,迄今为止回收现金第二多的是一位50后创业者。”这条内容疑似在回应被60后创业者怒怼一事。不过这件事一度朱啸虎备受争议,有人说这是他的投资风格,也有人认为他太牛逼哄哄。

捕手的新风口

进入丰收季的朱啸虎似乎在刻意保持低调。除了“不投60后”引发的怒怼,前阵子他与链圈神人陈伟星的隔空互怼又登上了各大媒体头条。

“炒币就是赌博,而且是在被高度控盘的赌场赌博。”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朱啸虎依然不遗余力地为“古典互联网”代言。在他看来,“区块链的泡沫今年肯定会破。任何一个技术浪潮都需要经历一个S曲线,从疯狂、增长到泡沫期,然后走过一个死亡谷,再慢慢起来。真正做事情的人,应该在死亡谷右侧再去投资和创业。”

而在上月初与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的对话里,朱啸虎又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区块链,但那一次他的语气温和了很多。他称自己质疑的并非区块链技术本身,作为早期投资人,其实对任何技术都有好奇心,但自己更关心应用场景。

朱啸虎评价自己的投资风格是“理性,用数字说话”。他喜欢20%这个数字,“一旦用户渗透率达到20%时,做任何事都事半功倍,非常容易。”2012年投资滴滴时,中国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渗透率刚好超过20%。

面对区块链的浪潮,他又说到自己需要“看到数据”, 比如客户获取成本、订单履行成本、客户每次贡献多少毛利。“ 所谓风口的标志是什么,就是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任何一个大的细分赛道,如果出现了一个千万日活的应用,那说明这个行业真正开始起来了。

相比区块链,朱啸虎似乎更喜欢小程序相关的机会。2月份,金沙江创投领投了微信小程序第三方统计和指数平台阿拉丁A轮6千万元的融资。他称,目前来看小程序及小程序生态都有非常大的机会。同时,他们也在重点看小程序相关的项目。

“现在市场非常火,创业项目非常多,一半是区块链,一半是小程序。今年很多创业企业,每天都有几百万,增长速度也非常快,所以小程序市场非常大。我还是建议创业者抓住小程序,尽量早的找到红利。”在出席新经济100人2018年CEO峰会期间,朱啸虎再度为小程序呐喊。

新零售这样的巨型风口朱啸虎自然也不会缺席。去年年底,金沙江创投投资了火星盒子,定位是“新零售存量赋能者”,改造、升级、赋能传统商超和便利店。在接受采访时,朱啸虎称自己还会看一些面向三、四线城市女性的情感类音频项目,他已经投资了夜听和茉莉社,算是弥补错过快手的遗憾。

“快手我们错过了,现在我们要投音频的。三、四线城市的女性,她们习惯发音频,对她们来说,发音频是一种发泄方式,另外她们也喜欢听别人八卦,这两个正好结合在一起。”

他也承认区块链的未来,但并没有表示出多大的兴趣。在与王峰的对话里,朱啸虎最终还是没忍住感叹号,他说“欺负弱者,向弱者收割,我觉得不仅是法律不能接受的,道德上我们也没法接受。我们不是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一是违法的事绝不做,二是收割弱者、欺负弱者的事情我们是绝不做的!”

【转载须知】

1.文章转载自 全天候科技,作者 李墨天,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立场。



转载自演道,想查看更及时的互联网产品技术热点文章请点击http://go2live.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朱啸虎的丰收季-演道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