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开复继续“布道”,创新工场想做中国最懂AI的VC-演道网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原标题:李开复继续“布道”,创新工场想做中国最懂AI的VC

李开复继续“布道”,创新工场想做中国最懂AI的VC

现在VC不懂前沿技术,就可能会被创业者“割韭菜”。

昨天(4月25日)下午,虎嗅参加了创新工场在北京召开的融资私享会。会上,李开复分享了创新工场的发展情况,也发表了一些对中美市场的一些看法。



第四期美元投资基金募集完毕

李开复宣布创新工厂完成第四期美元投资基金的超额募集,总规模为5亿美元。此次募资完成后,创新工场共管理6支基金,管理的资产规模达110亿美元人民币。同时宣布第三期人民币基金已启动募集,预期募集金额为25亿元人民币。

据李开复透露,这次募资的部分LP包括西班牙银行、国际知名养老基金、母基金、主权基金等。“我们非常抢手。”李开复表示,若只有美元或人民币,难以建立在投资界被认可的形象,他认为最近很多新的政策都在鼓励独角兽在本土上市,或者是通过CDR形式两边上市,非常有必要增加人民币募资。目前创新工场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规模类似。

“现在人民币基金主要还是会投消费升级、新零售等领域,我们也期待人工智能、大数据方面、高科技方面也会看到一些公司,当然还是美金为主。”

AI“布道者”

除了完成基金募集,李开复还公布了创新工场的新定位:VC+AI。他表示,创新工场创立之初是一个创新型孵化器,但经过近九个年头,已转型成为不折不扣的VC的机构,而创新工场在AI方面有独特的优势,故称为VC+AI。

创新工场走到今天,很大程度是因为李开复的能力和影响力。李开复有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他本人很早年间就在苹果、谷歌、微软中进行了语音AI研究,其后又是国内最早一批热烈拥抱人工智能的投资大佬,这些经历奠定了李开复在业界的江湖地位,除了“华人世界头号创业导师”,也被业界冠上了中国人工智能的“教父”之一。

李开复对外也都是AI“布道者”的形象,他常在公开场合谈论AI在未来的发展前景,“人工智能将快速爆发,十年后50%的人类工作将被AI取代”“能够取代基本人类所有需要低于5秒的工作,它都可以取代”之类的言论也已深入人心。

创新工场的另一面旗

创新工场的一面旗是李开复,另一面就是AI。

AI无疑是未来长期存在的一大风口, 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要求2030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竞争力达到国际领先水平,已将人工智能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国内BAT等科技巨头也纷纷成立自己的研究院, 在各种场合把“人工智能”放在第一位。

此前李开复就喊出“创新工场要做中国最懂AI的VC”,李开复本人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去年1月,创新工场又成立了AI工程院, 继续加强创新工场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布局。

除了押准AI赛道,创新工场定位VC+AI,也是聚焦细分领域,打造差异化投后服务的手段。

目前国内有上万家投资机构,投资机构之间的竞争也日趋激烈,不仅要有能力从GP\LP手里拿到钱,还要能让优秀创业者愿意拿自己的钱。

投后管理与服务越来越受到中早期投资机构的重视。中国市场不缺钱以后,好的投资项目都是“待价而沽”,基本靠“抢”,例如大疆有竞价融资的传闻。给钱是其次,还要看VC在其他资源能给创业者多大的帮助。

李开复表示AI工程院不仅参与项目操作,孵化AI项目,还会进行AI科研成果的产品化和AI人才的培养,这些资源都会给到投资的项目,按李开复的说法就是“AI赋能”。他还表示,AI优势已是创新工场拿到好项目的重要理由,以此投了几家优秀的传统公司。

除了行业内部的竞争,VC还要面对BAT。而创业者加入BAT,就代表全方位的资源支持,所以很多项目都会考虑后期让BAT进入。2017年国内诞生了124只独角兽,50%以上都被BAT收割。

李开复表示国内AI技术都集中在BAT,创业者如果想用AI,可以找创新工场。CMO黄蕙雯也有一个广告式的说法:“优秀创业者要想成功,除了BAT要及早考虑创新工场,所以特别在早期AB轮的时候要考虑创新工场的投资。”

从轮次看,创新工场主投AB轮,BAT则较多在项目中后期成熟后进入,如此形成一个承接关系,想必也是创新工场乐意看到的。

做高回报率的Tech VC

会上,李开复说投资领域的技术化是越来越重要,创新工场想做Tech VC。“只是靠钱多、靠上市的运作,或对商业的嗅觉,是不足够的。因为今天无论要谈人工智能,生物科技,还是区块链,不懂技术的话,就基本是一个被忽悠的下场和后果。”对于真正的技术公司,可能只有技术VC才能成为其伯乐。

这其实也是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李开复希望创新工场能在一个行业趋势开始起来之前,就能更早识别,把钱投进去,技术积累和支持,也能更好的分辨哪些公司值得投资。

李开复曾说中国创业的“对标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给创新工场找了个对标对象:Benchmark。他表示Benchmark里50%合伙人具有技术或理工背景,在风口崛起之前抓到了Uber、Snapchat、instagram、Twitter、eBay等技术驱动型公司,是美国VC回报最高的一家VC。“我们希望能够成为一个中国型的Benchmark,当然我们回报还没有那么牛,还需要继续努力。”

对中美市场的一些看法

分享会上,李开复也谈了很多对当下创业市场的看法。

对于美国市场,李开复说:“美国人的思维会认为,最牛的公司就是突破式的创新,做前人没有的东西,比如Google或者SpaceX做的事情,可以把火箭落回地球,这种事情才是硅谷应做的事情,其他事情都是不足够的改变世界。”他认为硅谷观念未必全对,会因为因为相对的短视和包袱,只能看到这一种模式,对其他模式不屑一顾。

谈到国际竞争环境,李开复认为美国的竞争是绅士型打法:“美国的竞争更像是一个绅士型的,欧洲以前决斗的时候,一人走多少步,回过来,123,各开一枪,看谁打死了。”

中国的竞争则更像是以前的罗马的竞技场里的决斗。“我们没有规则,我们最后只有胜者为王。当你已经打到竞技场第一名的时候,可能还要想办法把第二个竞技场也吃下来,就像最近滴滴美团的竞争。”

“中国创业者的雄心壮志,还有大市场带来的巨大的机会,让他们永无止境的去成长。比如美国的instagram做了八年了还是那个样子。但是中国的美团也好,滴滴也好,不断逼自己去成长、迭代,有竞争对手就要把他们打败,或者避免他们进来,或者用更多资金做更新的业务,甚至把业务做得更重。”

“我认为中国的模式有它的道理,比如当美团把配送做到极致,能够把每一单配送价钱做到最低的时候,其实是在形成一个非常高的竞争壁垒,让它的竞争者很难能够打得进来,因为它是花了钱、花了时间、花了执行、花了效率、花了学费、花了创业、花了VC给它的钱作为它的学费,现在如果滴滴要去做配送,或者美团要去做车,其实他们彼此都建立了很大的壁垒。”

对于中美公司的“出海”观念,李开复也认为有很大区别:“我跟马克曾经沟通过,你在中国想成功很简单,找一个合作伙伴,比如百度,打造一个百度朋友圈,然后跟Facebook竞争,这样你的问题就都解决了。但是他说不行,我的愿景就是让Facebook把世界都连起来。

“但是中国的公司可能会更多考虑到,比如滴滴最近在投很多国际反Uber联盟的各个公司,当地已经有跟Uber打的公司了,我来投资你,我来帮助你,你需要技术、产品的、AI大数据的帮助,我都可以来帮你。所以滴滴投资进去以后,当地的打Uber的公司突然长得的很像滴滴了。”

李开复认为移动支付是中国市场的巨大优势:“ 这可以带来很大的效应。第一,阿里、腾讯会越来越强。第二,人民的消费习惯会彻底被改变和颠覆。第三,创业者的天堂。现在你公司成立第一天就可以收费了,因为收费变得非常容易和便捷,云集、拼多多等这些公司,过去根本不可能成立的,也包括摩拜、ofo根本没有办法,如果支付还需要掏一个硬币丢进摩拜或者进行刷卡,我在美国还真的看到一个共享单车,后面有刷卡机,不能想象。”

最后,李开复还谈到芯片行业。他认为传感器会是一个很重要的赛道,因为是数据的入口,也是IOT的基础,传感器的数据进来,才能做AI。才能做第三波和第四波的AI,此外光学等未落地技术也会又所发展,例如在无人驾驶领域的激光雷达、TOF等技术的应用。

转载自演道,想查看更及时的互联网产品技术热点文章请点击http://go2live.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李开复继续“布道”,创新工场想做中国最懂AI的VC-演道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