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款小程序“拿货不要钱”,却流量、融资两不误-演道网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原标题:这款小程序“拿货不要钱”,却流量、融资两不误

这款小程序“拿货不要钱”,却流量、融资两不误

你有没有想过,在类似电商的平台上,用户的买、卖行为可以与钱无关?在一款名为“享物说”的微信小程序上,用户就把“不沾钱”的交易玩得不亦乐乎。

也是在这半年期间,他们快速获得了四轮投资,其中17年9月的天使轮来自险峰、真格、一号公路,18年1月的A轮资方增加了GGV、经纬中国和XVC,天使轮资方跟投。而就在一个月后,2018年2月,享物说又完成IDG领投,GGV、经纬、险峰、真格跟投的A+轮融资。两月后的4月,高瓴资本又投了享物说的B轮。

这款小程序用微信可随手搜到,打开便会看到满屏陈列的商品,乍看就是个电商。然而,创始人孙硕表示,享物说不是电商平台,它最大的价值不在其中流通的商品,而是为用户提供了处理闲置物品的新方式——互送物品。

按理说,闲置物品拿去闲鱼、转转上卖,早就不是新鲜事。如果说享物说是一个“不要钱”的闲鱼、转转,那产品形态就十分容易理解;然而,享物说背后的商业逻辑则与前辈们不同。事实上,你还真的没办法在享物说上花钱;创始人孙硕也大方表示,平台至今还没有创收的行为。

截至2018年4月8日,享物说小程序已拥有用户600万余,日成单量数千。然而这样一个只流通货物、不流通现金的平台,给创始团队带来了什么价值?孙硕认为,闲置物品能被低成本处理,本身就对社会有极大的价值。

孙硕的家庭与老人住在一起。每次他处理旧货时,总会有些为难,因为老人经常反对将七、八成新的物品随意丢弃。一个人多的大家庭,免不了“买买买”,又有小孩儿,家中各类器具更新换代极快。如果不扔的话,房间就会显得拥挤,这对人多的大家庭而言是个麻烦。

孙硕曾经尝试使用其他二手交易平台,但结果令他不能满意。“和人讨价还价的过程非常难受,”孙硕说,“有一次我和买家在网上聊了半天,咬定了一口价50元。最后见面交易时,对方居然再度找理由,把价格砍到了30元。不是说这20块钱有多么重要,但这样的交易对我是种折磨。我感觉自己付出的时间受到了侮辱。”

回想网民日常对闲鱼“奇葩买家”的讨论,孙硕的意见大概不无道理。那么干脆送给身边人呢?孙硕也有自己的思考:“有一次我将一个还挺新的小书桌送给了邻居,结果没过几天我发现那书桌出现在我家附近的水果摊上。问了一下水果摊老板,他们说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那一刻我觉得有些悔恨。我不是恨邻居把我送的东西随便给扔掉了,而是恨我自己思虑不周。我把旧货送给邻居,邻居虽然表面上接受了,但实际上并不需要,这旧货对他们来说就是个负担,他们还要替我扔掉。而水果摊老板的孩子用这个书桌写作业,用得非常开心,我为什么没能直接送给他们?他们才是真正需要的人。

于此,孙硕萌生了一个“不要的东西应该送给需要的人”的念头。他和朋友们一起,组建了熟人之间的“赠物微信群”,互通闲置物品的有无。几个月之后,微信群成员越来越多,新群开了好几个,甚至出现了自己的“生态”:很容易观察到,有些人是抱着“初心”,来交易闲置物品的;有些大户主要送,很少拿别人的东西;而有些爱占便宜的群友,一看到有闲置物品便马上“抢答”。很明显,他们不会真的需要那么多东西。

我也不太喜欢这样,如果有人什么都抢,那东西还是到不了需要的人手里。这时我就想,我有这么多年零售、金融经验,为什么不能做个产品规范一下?这件事的社会价值有目共睹,比如对我而言就是处理闲置物品;有需要的用户又那么多,微信群证明了这点。

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孙硕,有国内外十数年零售、互联网及积分金融的深厚经验。享物说创始团队的成员来自BCG、微软、星巴克、小红书,有一定的资历和积累,能静下心来做一个短期内没有收入的产品。他们一拍即合,“享物说”这款小程序,就这样在去年10月上线了。

诚然,享物说获得一定用户后,面临了和微信群相似的难题:总有一些用户抱着占便宜的心态,试图包揽自己并不需要的商品。所幸,在积分体制逐渐成熟后,享物说的积分“小红花”成了一种比货币更适合二手交易平台的“通货”。

简单来说,小红花就是享物说上的货币,出让物品时获得,收取物品时失去。与货币不同的是,物品对应的小红花价值很大程度上可以是主观的、也可以是客观的。当用户想快速处理手中的闲置物时,他们可以用极低的“价格”出让物品;反之亦然。

这就使得享物说几乎同时实现了孙硕两个本来的需求:首先,对于那些大量赠物者来说,可以用很低红花的“标价”送走物品(买家承担运费),处理闲置物品省时省力;其次,对于那些看重物品价值的人来说,他们可以将物品赠与“最需要的”——愿意出最多红花的用户。

在享物说公布的数据中,这种高效对传统二手交易平台形成了碾压之势:在传统平台上,一件闲置物品的成交周期大概是20多天,且只有18%的物品能够顺利成交。而在享物说流通的闲置物品,80%能够在3天内送出。

而随着运营数据增长,孙硕也看到了享物说更多的可能。首先,享物说的社会价值可能比想象中更大。

2017年11月起,享物说发起了“你送一本书,我为你建图书馆”的长期公益活动。迄今为止,同摩拜、猎聘、汉庭酒店等企业一起,享物说的数百万用户为边远山区儿童和社区无偿捐建了十个图书馆,书籍数量近5万本。这是闲置物品处理与用户情感需要的结合。

而闲置物品与文化艺术的结合,更会带来商机。孙硕举了一个他自己交易的例子:他赠出了一双奢侈品皮鞋,同时从平台上的一位手艺人处获得了一个弹弓。

那双皮鞋我自己不会再穿了,对于我没什么价值,尽早处理才是我需要的,但对于平常不买奢侈品的人来说,那双鞋的价值相当昂贵。而那个弹弓我很喜欢——我小时候就喜欢弹弓,那个弹弓做工也很精细,不是市场上能买到的大路货。

与之类似,享物说上有很多来自民间艺人的手工制品。那些商品缺乏大规模的流通,没有合适的市场定价,在传统的电商平台上更是乏人问津。但制作者希望受到认同,更有一些手艺人,希望家乡的民俗能走进城市人的视野。不涉及金钱的享物说,可能是一个十分适合展示这类商品的平台。如果赠送能够成为购买的前置,而认知可以打开市场,享物说为民俗带来的,就不只是温度那么简单。

与之相似的,宠物赠送也十分需要享物说的积分模式。如果说赠物只是处理闲置、避免存放成本,那么赠送宠物则十分需要“找个合适的主人”。通过小红花来鉴别领养者是否真心,成了许多赠送者挑选新主人的方式。此外,享物说自带的感恩视频功能,也更增进了新旧主人之间的交流。

享物说的感恩视频来自于赠物微信群实验期间的“红包”。孙硕发现,虽然称为“赠物”,许多人在收到礼物后还是会发送红包以示感谢,便将红包的价值属性化为了享物说的红花系统,将社交属性延续到了享物说的感恩视频中。

因此,享物说还具备一定的社交属性。孙硕表示:“享物说能通过闲置物品建立人之间的情感链接,重点就在于物尽其用,在于对价值的理解和阐释。”

很多东西放在家里就是成本,这点现代人很容易察觉。随着全中国消费升级的进程,中国迟早也会像欧美一样,在增量经济以外产生极大的存量经济。而避免浪费、物尽其用,带来的就不仅是社会价值,更是极大的商业价值。

同为创业公司也想求报道(请猛戳这里或加编辑微信 zy514035492 )?只要你们对产业正在产生影响、或未来可能有颠覆效应,就都是我们的关注对象——无论大小。

转载自演道,想查看更及时的互联网产品技术热点文章请点击http://go2live.c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这款小程序“拿货不要钱”,却流量、融资两不误-演道网

赞 (0)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0

评论前必须登录!

登陆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