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nng冯大辉这件事情上我支持大辉。–王建硕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Fenng冯大辉这件事情上我支持大辉。–王建硕

我极少对正在进行的事件评论。按我一贯的写东西的原则,不关注新闻事件,不关注那些稍纵即逝的东西,而更关注一些底层的恒久的东西。尤其在进行中的事件有太多的信息尚不完全知晓,无法做出客观的评论的时候。

 

这次小概率事件,是因为我看到了这篇文章:《冯大辉到底是不是技术大牛》(可以关注小道消息公众号“WebNotes”看原文)。这篇匿名用户发在知乎的文章挑战了我相信的一些恒久的东西,所以总想评论一番。

 

动机不可讨论

 

讨论一个重要原则:动机不可讨论。因为动机不可验证。

 

我可以先把这篇文章里面大辉这个人的名字去掉,把公司名字去掉,剩下的文章,依然清晰的判别,写文章的人犯规了。因为里面有很多对于主人公做一些事情的动机的揣测。

 

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动机的,但这个动机是无法被验证的。旁观的人做出善意揣测,还是恶意揣测,完全是旁观者的心理活动的体现。当他揣测别人的动机是恶的,虽然无法验证主人公的动机善恶(没有任何人可以验证,即便主人公自辨也依然可以被解读为虚伪),但我们可以验证的是,这个人有恶意揣测别人动机的习惯。无论这个主人公写微博也好,演讲也好,干什么也好,“他的动机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唯一可以反映的是回答者的心灵,而不是主人公的心灵。

 

在我们公司的管理培训中间非常重要的观念就是:试图理解对方的正面意图。思考别人的正面意图显然还不是这个社会的普遍习惯,至少不是那篇文章作者的习惯。

 

眼中的丑恶

 

这个人眼中的主人公的丑恶,是他的世界的反映。我见过很多人,和很多人共事过,即便是我们最后让人家离开团队的人,那些愤而离开我们团队的人,我还没有看到过一个身上没有闪光点的,没有看到过一个如文中所写的主人公的形象那么不堪的人。这事情不就很有趣了吗?我们眼中的他人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人,大家的看法就那么不同呢?这根本不是一个大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问题,这是一个一个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的问题。

 

公司政治

 

没有人喜欢公司政治,但有趣的是,凡事看到公司政治的人,更大程度上是公司政治的制造者,传播者。我面试的时候常常观察他对以前的工作经历的评价。若是吐槽前面一家公司公司政治过浓(尤其是一些整体还不错的公司),我会对这个人打一个小叉。因为很多次证明了,在其他公司看到政治的人,在这公司也是看得到政治的人,他会在一个基本上没有政治的公司里面也会看到政治。这是习惯。

 

公司政治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是否敢于直接的沟通。一个公司里面在正式的场合没有声音而随处都有嗡嗡嗡的声音,就是不正常的表现。这种嗡嗡嗡的声音大都是以匿名,小圈子的形式存在的。直面所有的问题,当面提出,创造环境做直接的沟通,这是正确的办法。原帖的内容,给我的画面感就是这同学拉着一群死党,一边吃着小龙虾,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跟别人讲,“我给你说啊,你们看到的是这样这样的。其实呀,是这样这样的。” 一群人点头称是。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所谓的公司政治就是在这个时候已经萌芽了。说别人坏话,对别人进行恶意的揣测是最容易拉近一群人的关系的。一起干一点主流思想不太允许的小坏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一定记得,当一个人靠近你说,“我这表是偷的,便宜点卖给你。” 千万别以为那个人只会对别人那么才那么坏。

 

宽容和视野

 

我们可以向任何人提意见,但不是用这样的方式,这样的口气。对于人应该有一些起码的善意。还是那个方法,就算把里面的人名,公司名统统去掉,剩下的这篇文章也是一篇非常不合适的文章。

 

同时对于很多的细节,也就不用去挨个细究了。现在的问题不是CTO该不该写代码,该用什么解决方案,该如何带领团队,这些问题的争论在这篇文章的情绪下是不需要争论的,因为就有人相信世界上只会有一种正确的答案,只会有一种做事方式,而自己已经掌握了,别人还没有。从这一点上来看,我相信很多有能力的人是站在和那篇匿名文章作者不同的维度思考问题的。(见《思考的层次决定了思考的影响力》)

 

如上,就是我在那篇文章中间看到的和我坚信的东西的冲突。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了,在这个冲突中,和具体的人还没有发生关系,无论他吐槽的是大辉,还是别人,甚至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都可以负责任的判断,作者写的应该是扭曲的事实,这样评价一个人是不合适的。

 

恒久的原则

 

如下就是一些恒久的原则:

 

  • 不恶意揣测别人的动机
  • 试图理解别人的正面意图
  • 看到别人身上美好的一面
  • 用直接的沟通抗衡公司政治
  • 不以说别人坏话的方式建立亲密关系
  • 对他人宽容,尤其对自己还不理解的东西

 

其实写这些很多原则和原作者的内容并不见得有直接的关系,但这个事件可以让我把自己相信的东西趁机总结一下。

 

如果你问我这些原则否正确?我可以借用James Colins的一句话回答:

对于核心价值这样的东西是不需要问正确与否的,这就跟问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是正确的吗一样没有必要。

 

我们相信的东西是自己创造的,无法证明正确或者错误的,但是被创造出来就是独特的,我们应该坚持它。就如同那个匿名作者所表达的也是他坚信的,也无所谓正确与否,但我不愿意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

 

P.S. 最后关于大辉这个个体,以我了解的片段,我认为他在技术领域上有追求,对于团队管理有很多思考,他以前团队的或者推荐给我们公司的三个人都是非常优秀且正直的,他在分享知识方面做得很好,对于他可以帮忙的事情很热心,而且对很多事情有持久的激情(比如对于阿里的抨击就是我不太能够理解的源源不断的激情)。所以我是欣赏大辉的,在这篇文章所扯出来的纷争中我支持大辉。

 

P.S. 2 如果把这个支持理解为我支持大辉的所有言论,对大辉曾经做的和未来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无条件支持,或者对于支持大辉的人的所有言行的支持,甚至把这个支持理解为对所有和他持不同意见的人的反对,那就太幼稚了。(知道有人在笑,别笑。但不加这么一条这么能在不可避免的同大辉以及他的朋友们一起被骂的时候心里好受一点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Fenng冯大辉这件事情上我支持大辉。–王建硕

赞 (0)
分享到:更多 ()